漫开·幸福

《天真无邪当饭吃》厨师瓶邪+HE

隔壁做菜的:

第十九章
三个人挤进厨房,厨房顿时热闹了起来。吴邪乘着饭,感叹现在的大米怎么这么没有职业道德,一点都不香。张起灵搓着筷子进行浣洗,水龙头发出轻微的“轰轰”声,水花溅起来,透明剔透,照映出歪歪扭扭的小哥,是光的杰作。三叔在砂锅把上垫了抹布,喝了一声,让开!趋步出了厨房。
张起灵经过吴邪的时候,习惯性地携走一碗饭,五指架在青花瓷碗弦上,轻轻巧巧的样子,很好看。吴邪端着两碗大白米饭紧跟着也出了厨房。
奉给三叔一碗。
三叔笑着说:“小哥,快吃,别客气啊,当家里一样。”客客气气,倒把张起灵当成了客人。
张起灵点点头,落了座。判好筷子,分给三人。
吴邪放下碗,转身又进了厨房,出来时,手上多了一只碗和一个勺子。
三叔已经夹了一块鸡肉自顾自吃了起来,抬头接过吴邪递来的勺子,从砂锅里乘了几勺汤汁,黄色香浓的汤汁浇在米饭上,点缀了切成圈的红色的干辣椒,和新鲜的绿色辣椒,好看得很。三叔把勺子还给吴邪,自己搅拌起米饭,低头吃了一口,点点头,嗯,还不错。
吴邪接了勺子,先给手中的小半碗饭添了汤汁,搅拌好了便推到张起灵眼前:“小哥,你先试试这样吃,不合口味丢开就成。”
三叔抬了抬头,这小兔崽子,啥时候这么肯将就人了,一思及张起灵看的“天书”,崇敬之情盎然。
张起灵扒了一口,先是满口的油气,并不腻,只一味的香,像猪油拌饭的味道。接着是辣,这种辣不像冬阴功面辣得生涩,让你只觉胃疼,这种辣像中国人的气质,婉转含蓄却蓄势待发,微微的痛感在口腔里渐渐蔓延开,刺激了唾液的分泌,忍不住再吃一口。然后,淡淡的酱香,混着土豆泥的沙沙感,层次分明,在微冷的初冬,温暖踏实,吴邪说“好吃到想吞舌头”真是符合。
“好吃吗?”吴邪问道。
张起灵抬起头,点了点,嗯,很好吃,碗里即被放入一块长相端正的鸡肉,鸡皮裹了一圈鸡肉,想是鸡腿部位。一口含在嘴里,汤汁的香味立即侵占了整个嘴巴,抿掉了鸡肉,吐出骨头,嚼,滑,嫩,张起灵的感受是。
吴邪见状,也就放心下来,享受起美食。
一顿饭下来,大家都吃得酣畅淋漓,三叔边吃边嘱咐吴邪:“这都是老大叫我传达的,我可没那么唠叨。”
“嗯,是,三叔,你也告诉我爸妈还有二叔保重身体,不用操心我,我一天好过得很。”
三叔嗯了一句,接着说:“你一天邀二祸三的,要好好跟小哥学习,别以为家里还拿得出东西就乱搞。”
吴邪盯了张起灵一眼,小哥没有任何反应,就像讨论的对象不是他一样。吴邪尴尬地连连点头,是,是,是:“对了,三叔,今晚你睡我的床,我跟小哥挤挤。”
张起灵闻言,面无表情地看了吴邪一眼,但估计心里可美了。
不过,这一看却被三叔误解了:“不不不,别挤着小哥,我跟你睡,没事的。”
“哎呀,三叔,没事的,小哥不介意,总不能挤着你。回去被我爸知道了还不得训我。”
“这有啥,不就睡个觉,不讲究那些,我跟你睡,就这么定了。”
“哦,好吧。”吴邪点点头。
张起灵瞟了吴邪一眼,也没有说话,闷头吃饭。
吃了饭,三叔闲得坐不住,吆喝两人打斗地主,没想到张起灵还同意了。
三叔是牌场好手,平日里饭局后跟人切磋,知道哪张牌该打那张牌该藏。吴邪呢,分析能力极强,微微一思考就知道别人手里大概有什么牌,可能会打哪张牌。张起灵没怎么玩过,但胜在摸不透,风格鬼谲,面上瞧不出半点风气儿。
三叔虽然多打了几十年的牌,但是跟小辈在一起玩,图个消磨时间,并不在乎结果,做地主的时候总体上是输着的。吴邪跟张起灵两人偶尔不动声色地用眼神交流一下,对一下牌,默契得吴邪心里喜滋滋的。
张起灵看了一眼三叔,再看看吴邪:(媳妇)我今晚真的不能跟你睡吗?
吴邪微微一瞪:你说呢,反正我争取了的,不怪我。(丫的,说的谁很想跟你睡一样。)
三叔扔了一个大王,准备收局,张起灵淡定地放下四张,炸弹:就怪你!
然后出了一张8,单牌太多,让吴邪去压三叔。
吴邪摔出一张2:(丫的!)你无理取闹!
三叔皱皱眉,哎,看来这把又输了。
吴邪把牌一摊:“哈哈,三叔你又输了,来来来,这次画个媒婆痣吧。”吴邪用马克笔给三叔脸上点了一颗巨大的媒婆痣。
到最后,三叔被画成了额头上顶着卷卷头的妖娆媒婆。吴邪跟张起灵也好不到哪里去,张起灵嘴边给画了六根长胡子,吴邪脸上被写了好几个笨字。
吴邪说了,谁都不准先洗,必须等到第二天。
牌桌子一收,做饭!

评论

热度(9)

  1. 【chocchoc】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漫开·幸福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810837498_0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